一場蛇吞象的遊戲,6年恩怨情仇,最終吞下了超300億的地產

時間:2019-08-17

這些年,從別的領域跨界到地產上的幾乎都過得不錯,但是從地產成功轉型的幾乎一個都沒有。

凡是經常嘴上喊著轉型的,幾乎到最後都沒有轉型。凡事用行動證明自己的,大部分都陷入了泥潭,甚至倒閉。銀億集團就是個很好的例子。

對於大部分地產商來說,跨界只是為了更好的拿地,投資背後的動機也可能是土地。王石在2014年的時候就曾經說過,他們判斷地產的黃金時代已經過去,白銀時代將會到來,以往拿地就能賺錢的時代也將會成為歷史。

一場蛇吞象的遊戲,6年恩怨情仇,最終吞下了超300億的地產

三年後,因為王石、鬱亮的判斷,萬科丟了地產一哥的寶座,也錯過了三四線樓市的盛宴。萬寶之爭剛結束,鬱亮一面對地產行業表示悲觀,一面從別人手上拿了數十個項目。土地儲備的背後,是地產公司的未來,

鬱亮曾不止一次的問過,十年之後萬科還會是一家地產企業嗎?答案一目瞭然,清晰可見。

房子對於大部分國人來說,是一輩子的希望。大到娶妻生子,小到孩子上學、看病,房子在其中都扮演了重要的作用。

說房地產沒有未來的房企,大多最後都沒有了未來。

一場蛇吞象的遊戲,6年恩怨情仇,最終吞下了超300億的地產

站在深圳的土地上,遙望著天空,看到矗立在雲端的平安大廈,不禁聯想到的是曾經的地王大廈和京基100。在這片神奇的土地上,拔地而起的高樓,沒有最高只有更高。

寸土寸金的深圳,連萬科的總部都只能放在大梅沙。城市的中心,不是他們的樂園。

近期,一家房企6年的宮鬥劇終於落下了帷幕。三年的煎熬換回深圳百畝的土地,這起交易背後的主人就是京基集團,而京基100就是矗立在城市的中間。

這筆交易源於2013年,2013年之前這筆生意本來和京基集團一毛錢關係也沒有。

起初,一個叫林志的自然人,注意到了康達爾(現在為*ST康達)這支股票,2013年9月,他開始利用手中12個賬戶分批買進*ST康達的股票。

就這樣,他一直悄悄的進行增持,到了2016年2月,林志的持股比例已經達到了19.8%。如果繼續增持,最後上演一出“野蠻人敲門”的戲碼也並非不可能。

對於個人投資者而言,雖然2013到2016這幾年間,*ST康達的股票大約漲了6倍多,擁有了近20%的股份,出貨也會是一個難題,無腦拋售有可能還出不掉。這時候京基集團浮出了水面。

不久之後,林志將手中19.8%的股權協議轉讓給了京基集團。同林志不同的是,京基集團可不是善茬。

在此之前,*ST康達並不出名。這家公司最早可以追溯到1979年,其前身是一家養雞的公司,1994年在深交所上市之後,它就多了一個名頭——中國第一農牧上市公司。

一場蛇吞象的遊戲,6年恩怨情仇,最終吞下了超300億的地產

此後多年,這家公司一直業績平平。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當然這家公司最值錢的並不是養雞、養鴨,而是背後的土地。查閱資料發現,該公司在深圳西鄉的“山海上城”項目擁有的可售面積達50萬多平米,如果這些項目賣掉之後,銷售額預估可以達到300億。另外*ST康達在沙井康達爾工業園也有147萬平方米的可開發用地。如果把這些土地加起來,那麼早就超過了京基集團的總資產,難怪京基集團一直緊追不捨。

事實上,當京基集團一路買買買,持股比例超過30%之後,*ST康達的實控人華超投資也進行過阻擊,前兩次京基集團都是碰了一鼻子灰。

去年,*ST康達因無法披露年報而給了京基集團機會,2018年8月13,*ST康達公告稱,公司董事長、實控人羅愛華因涉嫌背信損害上市公司利益等罪被採取刑事拘留。兩個月後,京基集團才順利通過要約收購增持*ST康達股份至41.65%,成為其真正的控制人。

一場蛇吞象的遊戲,6年恩怨情仇,最終吞下了超300億的地產

2019年8月15,*ST康達發佈公告,第一大股東京基集團擬受讓華超投資100%股權,從而間接增持*ST康達29.85%股權,交易完成之後,京基集團持有*ST康達股份將達71.50%,本次交易觸發的京基集團全面要約收購義務,由於公眾持股可能小於25%,這將導致*ST康達不具備上市條件。

一起六年的糾紛就這樣落下帷幕著實讓人唏噓,不管*ST康達最後上不上市,京基集團都賺的盆滿缽滿。因為土地是不可再生的,蓋一點就少一點。

今年,當搜狐市值跌回到2004年水平的時候,有媒體給搜狐算了一筆賬,搜狐的市值都不如旗下的搜狐大廈值錢,其實這也是*ST康達的困境。

其實,再過多年之後,你還會發現相同的案例,市值不一定保值,但是土地一定保值。

相關推薦

旋风视频高清影院
高清大片抢先观看, 巨量影视资源免费全家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