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火了!中短債基變身網紅 貨基替代或為主因

時間:2019-08-22

華夏時報(chinatimes.net.cn)記者邸凌月 深圳報道

近日,《華夏時報》記者注意到,中短債基成了網紅,發行空前頻繁。據Choice顯示,2019年以來,截至8月19日,公募基金共發行了716只基金,中短期純債數量高達69只,位列發行榜第三名,而該類基金在2018年同期僅有10只。因2019年成立的中短債基暫未披露淨值增長率,故2018年成立的中短債基中,2019年以來截至8月19日,平均收益率為2.62%,中科沃土沃安中短利率債券A以7.72%收益率位居第一。

其實,2019年以來,貨幣基金的收益率不斷下行,天弘餘額寶的7日年化收益率在7月15日甚至不到2.3%,中短債基能迅速成為寵兒與其貨幣替代作用不無關係。

2019年7月4日,中國證監會易會滿主席在講話中強調,要在提升權益類基金的佔比上下功夫,讓權益類基金成為資本市場重要的長期專業投資者。因此,有基金公司向《華夏時報》記者反饋,近來債基這類固收產品的批覆在放緩,權益類基金的發行更為順利。

中短債基成新寵

據《華夏時報》記者統計,2019年以來,截至8月19日,公募基金共發行了716只基金。以二級分類來看,其中長期純債基金為282只,偏股混合基金為161只。值得注意的是,中短期純債基金數量高達69只,位列發行榜第三名。

而在2018年1月1日至2018年8月19日,基金公司發行629只基金,偏股混合基金、長期純債基金數量均在200只以上,分別為233只、208只,而發行數量第三名的是被動指數基金、普通股票基金,並列40只,而中短期純債只有10只,佔總數量的1.59%。

從全年的時間來看,2018年共發行1067只,發行量前三名分別為長期純債基金、偏股混合基金、被動指數基金,分別為376只、332只、85只,中短期純債基金不足60只。

這意味著,2018年8月20日至2018年末,四個多月的時間,中短期純債基金髮行了50只,這份“熱情”一直延續至2019年8月。

中短期債基是個啥?

顧名思義,債券基金分為主動投資與被動投資,主動投資包含純債基、一級債基以及二級債基。純債基小家族裡,有一個分支叫短期純債基金,簡單來說,這種基金投資的債券大多是1年之內到期的。這種債券基金主要投資短期債券,也就是剩餘期限不超過397天(含)的債券資產。

通常來說,債券基金的投資價值跟市場無風險收益率的高低有關係,也就是說跟十年期國債收益率的高低有關係。

比如說十年期國債收益率處於高位的時候,通常債券基金整體也是處於值得投資的階段,其中十年期國債收益率大於3.5%,可以考慮長債基金;十年期國債收益率3%-3.5%之間,可以考慮短債基金、銀行理財,十年期國債收益率小於3%,可以考慮貨幣基金、銀行理財。

貨基替代致中短債基走紅

為什麼中短債基突然火了?

“貨幣(基金)替代。”滬上某基金業內人士簡短而乾脆回答《華夏時報》記者,早在兩年前多餘,貨幣基金宣傳就已受限,各家基金公司的做法也證實了這一點。

長城基金固定收益部副總經理、基金經理鄒德立向《華夏時報》記者詳細解釋到,中短債基金的預期收益通常情況下要高於貨幣市場基金,但預期風險也會高於貨幣市場基金。而普通債基期限長,比如五年七年十年的期限,它的價格波動更大,所以通常普通債基的風險比中短債基的風險更大一點。如果和權益基金或者股票相比,債基的風險會更小一些。

據Choice顯示,因2019年成立的中短債基暫未披露淨值增值率,故2018年成立的中短債基中,2019年以來截至8月19日,平均收益率為2.62%,收益率最高的為中科沃土沃安中短利率債券A,高達7.72%,由馬洪娟、樂瑞祺共同管理;第二名為國投瑞銀恆澤中短債債券A,同期回報率為3.5%,與第一名存在較大差距;由劉萬鋒打理的招商鑫悅中短債A以3.35%的收益率位列第三;另有6只中短債基同期淨值增長率超3%。

同期回報率在2%-3%的中短債基為45只,另有5只基金淨值收益率不足2%,其中民生加銀家盈半年定期寶回報率不足1%。

值得注意的是,據Choice顯示,2018年全市場只發行了易方達現金增利貨幣C一隻貨幣基金,2019年8月19日,該基金7日年化收益率為2.82%。

事實上,2019年以來,以天弘餘額寶為代表的貨幣基金7日年化收益率持續走低,截至8月19日,僅為2.298%,不足3%,而餘額寶、理財通等電商渠道的貨幣基金亦是如此。

批覆速度明顯放緩

接下來市場會怎樣?

平安基金固收投資總監張文平向《華夏時報》記者稱,基本面方面,結合專項債、政策意圖等,基建投資有望持續回升;無盈利及環保壓力推動,疊加高基數效應,製造業投資會回落;地產投資短期有補庫存支撐,但最新融資政策約束下,投資難持續,預計緩慢下行。

中短債基紅火的背後,債基的發展也正面臨著些許困難。2019年7月4日,中國證監會易會滿主席在講話中強調,要在提升權益類基金的佔比上下功夫,讓權益類基金成為資本市場重要的長期專業投資者。

監管機構、基金公司也確實是這麼做的,除了早已被限制宣傳的貨幣基金,《華夏時報》近日還收到基金公司的反饋,債基整體的批覆速度明顯放緩,但公司還是在爭取申請到。

此外,貨基作為固收的一類,一方面受中短債基的替代,另一方面受大方向的限制,日子會好過嗎?

《華夏時報》記者從天弘基金方面瞭解到,從目前的管理規模來看,上述限制對天弘餘額寶沒有太大影響。對收益有要求的客戶,肯定是會流失一部分。但是餘額寶大規模客戶都不是理財型需求,人均持倉才1千多元,大部分是為了還信用卡、購物款才放錢在裡面。此外,收益率的下行才是影響規模的主要原因。

編輯:劉春燕 主編:陳鋒

相關推薦

旋风视频高清影院
高清大片抢先观看, 巨量影视资源免费全家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