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繁榮與危機

時間:2019-06-25

作者:包不同的觀點

如果你愛一個人就把他送到香港來,因為這裡會是天堂;如果你恨一個人也把他送到香港來吧,因為這裡會是地獄。

香港,這個西方文化與東方文明碰撞最激烈,融合得最衝突的城市,以獨特的魅力向世人展現著它的風采。現代化的高樓大廈、車水馬樓、紙醉金迷,與三妻四妾、女星瘋狂地撲向豪門,形成了強烈的反差。

這樣一個充滿了矛盾與衝突,卻表現得一派祥和的城市,真有人能夠看得透它嗎?

誰是韭菜?

1996年5月23日,張子強綁架李嘉誠長子李澤鉅,勒索贖金10.38億元港幣,一時震驚全球。據說,張子強要求的贖金是20億港幣,李嘉誠當場答應,但稱現金沒有這麼多,只有10億港幣。

張子強離開時,李嘉誠還給了張子強一個忠告:我不知道你們將怎樣用這筆錢,但我建議你去買我們公司的股票,我保證你們家三代人都吃不完,或者你拿這筆錢去第三國投資,要不就存在銀行裡,它能保證你這輩子生活無憂了。

彼時的長江實業已經是香港房地產行業的龍頭之一,作為四大家族之首的李嘉誠有資格說這個話。

1996年,香港甲級寫字樓租金每年每平945美元,全球第一,遠遠高於排名第二的莫斯科711美元,第三名的東京666美元。

這一年,地產業產值1157億,佔香港GDP10.2%,超過製造業和金融,僅次於進出口貿易,位居第二位。如果把建造業和樓宇業權業算上,則佔到29.1%。

房地產之火爆可見一斑。

1996年,距離港幣被索羅斯做空僅不到兩年時間。這一年也是香港第一任特首董建華主政香港的開始,雖然他在第二年七月才正式就職。

董建華由商轉政,他以為自己能“救”香港。

一上任就推出“八萬五”建屋計劃,即“每年興建的公營和私營房屋單位不少於85000個;10年內全港七成家庭擁有自置居所;輪候租住公屋的平均時間縮短至3年。”

“八萬五”對香港樓市衝擊巨大,2003年,香港房價跌落谷底。

於是,香港的中產們開始了對此政策的反抗,促使他們反抗的不是資本家的壓迫與吸血,而是他們見不得自己的房子更加便宜。

去年,劉德華為“團結香港基金”拍攝的《東大嶼都會》電視短片擔任旁白,結果遭到反對派各種人身攻擊及侮辱。

而劉德華所參與的《東大嶼都會》短片,就是為“明日大嶼”填海計劃服務。“明日大嶼”填海計劃會發展1700公頃人工島,可望容納26萬至40多萬住屋單位,供70萬至110萬人口居住。

但,這一計劃遭到了聲勢浩大的反抗。

做韭菜不可悲,可悲的是韭菜一心只想做韭菜,當其他的韭菜要長起來的時候,他們會瘋狂地爆發出所有的能量,釋放自己的憤怒,與被割時的安靜祥和相比,似乎有些冷幽默!

以兩個李兆基為鏡

說到香港的貧富差距,李兆基是繞不過去的兩個人物。

香港有兩個李兆基,想必世人所熟知的都是億萬富翁李兆基,而非演員李兆基。

這兩位同名不同命的人物,也會對他們來說,人生除了名字,還有著太多的相似點。

但即便如此,也改不了他們二人處於香港不同階層其他人吧!同樣生活在香港,依一座城,靠一灣水,演繹著不一樣的人生。

演員李兆基

香港四大惡人之一,滿臉贅肉、凶狠的眼神和標誌的黑髮,組成了李兆基的這張“惡人臉”,也讓觀眾習慣性地把他歸為反派。

威風的外號與基哥生前最後一段時間的模樣對比起來,不禁令人唏噓。

那是的基哥出門尚且需要執杖,瘦骨嶙峋的他早已不見往年凶神惡煞的影子,如果將這張照片給基哥二十歲的自己看,想必他自己都不會相信。

60年代,基哥和小夥伴們在街上游蕩,把慈雲山的古惑仔一個個打跑,成了“慈雲山十三太保”。

推開門的李兆基面向慈雲山,唯一能看到的路,是一條通往江湖的不歸路。

富豪李兆基

在基哥前往江湖之時,富翁李兆基也開始了他的財富之路。

1958年,李兆基與郭德勝、馮景禧等香港企業家一拍即合,8人合股組成永業公司,開始涉足地產生意。

1976年,48歲的李兆基拉來另外三家香港地產大鱷,以2060萬拿下沙田第一城工程。他們移山填海,造陸建樓。1975年,李兆基成立了恆基兆業地產有限公司,並於1981年買殼上市。

1990年到1996年,恆基地產的年營收由40億港元升至153億港元,市值由1990年的136億港元跳升到1996年的1325億港元。

當李兆基迎來人生的巔峰之時,基哥也終於踏進了娛樂圈,開始了走紅之路。

1996年,基哥在《古惑仔》中飾演“基哥”,一炮而紅。

晚年的李兆基生活淒涼,2015年,他患上中風鮮少在公眾前露面。在接受完治療出院後,他的身體大不如前,走路都得依靠柺杖,他的公司也破產倒閉,只能租住在出租屋裡,他試過申請綜援被拒,最悽慘的時候甚至因為交不起房租險些流落街頭。

今年5月27日晚間,恆基地產在香港交易所發佈公告稱,由於年事已高,李兆基決定退任董事會主席兼總經理職務。

6月2號,基哥去世,江湖再沒有李兆基的傳說,但香港人的生活還在繼續。

半山豪宅與籠屋床位

2011年,馬雲就以3億港元購入嘉裡建設位於中半山地利根德里的BranksomeCrest頂層其頂層連泳池特色複式戶。當時每平方米40萬港元(並打破當時香港最高房價紀錄)。

2015年馬雲豪擲12億元購買的香港山頂豪宅。

在2018年,香港平均房價28836美元每平米,世界第一。遙遙領先於排名第二的倫敦17219美元每平米和第三的新加坡16494美元每平米,GDP已經超過香港的上海,北京,深圳分別是15323美元,15088美元,13115美元。

這麼高的房價,對香港人來說,這並不是容易消化的甜品,而是獨屬於富翁們的遊戲。高房價的背後,是難以為繼的底層民眾,而這些永遠不會被聚光燈曝光到臺前,僅僅因為沒有價值。

2017年,香港連續7年成為樓價最難負擔城市首位,樓價中位數為542.2萬港元,樓價入息比(樓價中位數除以家庭全年入息中位數)為18.1倍,即一家人需要不吃不喝18年才能存夠錢買房。香港私人住宅的租金指數也在10年內上漲了88.6%,家庭每月收入息中位數僅上漲了52.4%,遠不及租金漲幅。

儘管香港政府在1950年代便著手建立公共房屋,致力解決低收入家庭住房問題,但依然無法滿足所有底層民眾的需求。據香港房屋委員會數據,2017年6月底,約有15萬宗一般公屋申請,以及約12萬宗配額及積分制下的非長者一人申請。一般申請人的輪候時間為4.7年,長者一人申請者則為2.6年。在等待輪候的日子裡,人們不得不選擇尚能負擔的劏房。

由此又誕生一種獨屬於香港的居住文化。

香港貧富懸殊嚴重,籠屋問題再次吸引國際傳媒關注。英國攝影師拍攝一輯香港籠屋的照片,經英國《每日郵報》和美國CNN轉載,《每日郵報》標題更點出香港LV名店數目多於巴黎,卻有一批窮人住在狗籠般的床位內,在海外引起廣泛討論。香港社工及學者指出,香港窮人問題接二連三吸引國際傳媒報道,除了籠屋,近月劏房、棺材房激增,政府仍視若無睹,是香港一大恥辱。籠屋最早出現在20世紀50年代,最初是提供給移民到香港的勞工做臨時住宿用的。聯合國經濟及社會理事會已經多次表示“籠屋是對人類尊嚴的一種侮辱”,並且認為“香港政府在握有充足的財政資源的情況下,對籠屋的不作為是不可容忍的”。

香港的籠屋是一種特殊的居住現象,居住者並不是無家可歸,只是以最低的租金來租一個床位,可以免於露宿街頭。不過在過去一年中,籠屋的租金卻是急劇上升,從2007年八月的1000元港幣上漲25%到現在的1250元港幣。再加上香港經濟目前處於衰退的狀態,很多人都失去了工作機會,最後露宿街頭。漸漸的,無家可歸便成了日益嚴重,由香港社區組織(義工)租下來,無償提供給失業者、無房屋者居住的“籠屋”,這些義工除了提供他們暫時棲身之所,還負責帶他們向特區政府爭取權益。據說,有的人在“籠屋”裡已經居住40多年。

結語

魯迅說:“香港雖只一個小島,卻活畫著中國許多地方現在和將來的小照。”

在香港,諸如李嘉誠等億萬富翁的韭菜是成千上萬的中產小市民們,但是他們卻樂在其中。一邊瘋狂地打壓著影響他們做韭菜的同類,一邊向著富翁們搖尾乞憐。

如果說張子強的韭菜是億萬富翁,但是割了一茬卻無福享受,不得不說是諷刺。

香港的貧富差距在世界上高居第一位,甩開第二名不止一個身位。而造就這一切最直接的因素,則是居高不下的房價。自08年起,香港的房價經歷了十年大漲。如今的房子就算是在人前風光靚麗的港星們,也不見得能買得起。

已經被房地產綁架的香港在紙醉金迷的夢想之中渾然不覺,卻不知危險早已逼近。

對我們來說,危險的並不是病人本身,而是這樣的病,它會傳染!

相關推薦




新華時評:依法嚴懲暴力分子 維護香港繁榮穩定

新華社香港7月2日電題:依法嚴懲暴力分子維護香港繁榮穩定新華社記者7月1日是香港各界人士紀念香港迴歸祖國和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的喜慶日子。

自媒體

2019-07-03



都說唐朝繁榮,那麼,到底有多繁榮?一座古老的寺廟還原大唐真相

唐朝疆域空前遼闊,極盛時期疆域東起日本海、南據安南、西抵鹹海、北逾貝加爾湖,可以說,它是中國自秦以來。

歷史 103評論

2019-0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