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首例“個人破產”來了!214萬債務只需還3.2萬,3年後恢復信用

時間:2019-10-11

導讀:讓部分走投無路的人有路可走,首例“個人破產”試點破冰!10月9日,溫州市通報全國首例具備個人破產實質功能和相當程序的個人債務集中清理案件情況。

記 者丨辛繼召、李玉敏

編 輯丨曾芳、李伊琳、李靖雲、黎雨桐

個人破產製度開始試點破冰。

10月9日上午,浙江省溫州市中級人民法院聯合平陽縣人民法院召開新聞通報會,通報全國首例具備個人破產實質功能和相當程序的個人債務集中清理案件情況。

在該案例中,債務人蔡某系溫州某破產企業的股東,經生效裁判文書認定其應對該破產企業214萬餘元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經調查,蔡某僅在其現就職的瑞安市某機械有限公司持有1%的股權(實際出資額5800元),另有一輛已報廢的摩托車及零星存款。

此外,蔡某從該公司每月收入約4000元,其配偶胡某某每月收入約4000元。

蔡某長期患有高血壓和腎臟疾病,醫療費用花銷巨大,且其孩子正就讀於某大學,家庭長期入不敷出,確無能力清償鉅額債務。

2019年8月12日,平陽法院裁定立案受理蔡某個人債務集中清理一案後,指定溫州誠達會計師事務所擔任管理人。管理人對外發布債權申報公告暨第一次債權人會議公告後,平陽法院於9月24日主持召開蔡某個人債務集中清理第一次債權人會議。

蔡某以宣讀《無不誠信行為承諾書》的方式承諾,除管理人已查明的財產情況外,無其他財產;若有不誠信行為,願意承擔法律後果,若給債權人造成損失,依法承擔賠償責任。最終蔡某提出按1.5%的清償比例即3.2萬餘元,在18個月內一次性清償的方案。同時,蔡某承諾,該方案履行完畢之日起六年內,若其家庭年收入超過12萬元,超過部分的50%將用於清償全體債權人未受清償的債務。

本次參與表決的債權人共4名,債權人一方在充分了解債務人經濟狀況和確認債務人誠信的前提下,經表決通過上述清理方案,同意為債務人保留必要的生活費和醫療費,自願放棄對其剩餘債務的追償權,並同意債務人可以自清理方案履行完畢之日起滿3年後,恢復其個人信用。

同時明確,自個人債務集中清理方案全部履行完畢之日起六年內,若發現債務人未申報重大財產,或者存在欺詐、惡意減少債務人財產或者其他逃廢債行為的,債權人可以請求恢復按照原債務額進行清償。

9月27日,平陽法院簽發了對蔡某的行為限制令,並終結對蔡某在本次清理所涉案件中的執行。最終,該案得以辦結。

給誠信個人“翻身”機會

今年7月16日,國家發改委等13個部門聯合印發《加快完善市場主體退出制度改革方案》,分步推進建立自然人破產製度。其中,溫州市開展的“個人債務集中清理”,為個人破產製度的試點。9月11日,溫州中院聯合市金融辦通報開展個人債務集中清理試點工作相關情況,公佈溫州中院《關於個人債務集中清理實施意見》。

中國目前並無個人破產製度,隨著個人消費金融等的發展,業內有聲音呼籲個人建立個人破產製度。在個人信用方面,國內已經陸續建立存款實名制度、個人徵信報告也即將進入2.0版。

參考境外案例,美國、英國、澳大利亞、德國、法國、日本等國家破產法中,均已確立個人破產法律制度。不過支持者認為,個人破產製度,可以在應對例如地震等情況導致個人償付能力嚴重下降,個人無法像企業一樣申請破產免除債務,不利於個人重新安排和規劃未來生活。反對者則認為,個人破產中,若許可免責被濫用,有可能誘發惡意逃廢債,誘發道德風險,損害破產程序的公平受償。

在溫州的個人債務集中清理試點中,其做法是進入個人債務集中清理程序的被執行人,條件是資產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或者明顯缺乏清償能力,且符合以下條件之一:

(一)企業法人已進入破產程序或者已經破產,對該企業法人負保證責任的自然人;

(二)因公司法人人格被否認而承擔清償責任的自然人;

(三)對非法人組織的債務負清償責任的自然人經營者;

(四)因生活困難無力償還債務的自然人;

(五)其他自願提出還款安排並徵得全部申請執行人同意的自然人。

中國政法大學破產法與企業重組研究中心主任李曙光教授認為,我們常說中國只有“半部破產法”,就是因為中國缺少了個人破產法,個人破產法的制定將是對我國破產法體系的重要補充。

溫州市人大法工委辦公室主任葉建平一直致力於推動個人破產法的出臺。他向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實踐中,溫州很多企業主、股東因為企業的借款和擔保陷入了嚴重的個人債務泥淖中。企業尚且可以破產,個人似乎永無翻身之日。

在民間經濟發達的溫州,各類市場主體約佔總人口的10%-15%。2016年至2018年,溫州兩級法院將自然人納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153370人次(佔地區人口總量的1.7%),促成自動履行或和解後刪除失信被執行人名單27819人次(佔名單總量的18%)。

全國情況也大致相當。

國家發改委近日發佈的數據顯示,截至5月19日,全國法院累計發佈失信被執行人名單1394萬人次,按照總人口13.9億人簡單計算,佔比已達1%。

葉建平認為,個人破產法的出臺,對具體的負債個人要體現應有的人文關懷,對整體的社會發展要有理性保護的戰略眼光。“不能讓一個社會1%的主力失去活力,成為殭屍主體”。

李曙光教授也認為,市場經濟的主體不僅有企業,更包括億萬自然人、商自然人,這些主體都會有各類各樣的債權債務關係,在自身的債務超過一定限度的情況下,都需要一定的措施來解決負債過高或流動性短缺的問題。對那些“誠實而不信”的債務人更要有債務豁免機制。通過建立健全自然人破產製度,能夠給予債務人重新開始的機會,清理市場信用垃圾,促進資源的合理配置和有效利用。

個人破產不等於逃廢債

上海瀛東律師事務所範明昆律師曾經是一名執行法官,在他看來,個人破產製度勢在必行,通過個人財產全面審查、個人徵信嚴格落實制度,依法合理免責,最終建立全面的個人破產製度符合市場經濟的基本要求。

不過在具體落實中,仍需要注意的是債權人與債務人權益保護的平衡。其次,財產全面登記制度是對個人破產順利推行的重要保障,如何讓人相信個人確實資不抵債,則建立個人財產一網打盡的登記制度勢在必行。

範明昆還建議,個人破產製度的建立,必然要求“聯合信用體系”的不斷完善,真正構建一朝失信、寸步難行的信用懲戒體系,方能打破個人破產是逃避債務的合理懷疑。

對於個人債務的集中清理,葉建平認為,和個人破產製度還存在差距。他建議全國人大常委會參照農村土地改革的試點等一些制度試點的做法,授權最高人民法院在溫州市等地試行開展個人破產製度的試點。

在試點的區域,允許支付不能的個人債務人蔘照有關破產清算、重整、和解等程序,引入破產管理人的中介組織,由債權人申報債權並由債權人會議決定財產分配、調整清償以及豁免餘債等事宜,由法院予以裁決確認。

對於一些觀點對個人破產帶來逃廢債的擔憂,葉建平認為,個人破產製度不會由此導致更多的逃廢債行為,而只是讓這些行為更多暴露出來。

“我們不能絕對杜絕一切逃廢債行為,就如我們制定法律也不能消滅違法犯罪一樣,世界上還沒有一個國家能夠做到,但制度建設總是在儘可能地預防和減少違法犯罪”。

因此,葉建平認為,在破產程序中,由於公開透明、盡責調查的程序設計,可以更好地發現債務人的財產,並依法追加分配,情節嚴重的可以依照刑法中的罪名追究其刑事責任。

快評:個人破產,蜜糖還是毒藥?

作者丨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所博士後 謝遠揚

從法律體系的角度,個人破產這個產生於羅馬法時代的古老制度,確實有其重要的意義。有人說我們的破產法只有半部,就是因為我們只承認企業破產,而不承認自然人破產。這樣的說法雖然有些誇張,但也確實體現了它在破產法中的重要作用。

所謂個人破產,和企業破產類似,是指當自然人的債務到期卻無法清償時,由法院宣告其破產,並且對其財產進行清算和分配,按比例償還所付債務,並對超過的債務進行免除。和企業破產製度不同的是,一個企業一旦完成破產程序,就意味著企業作為獨立組織的終結,但是自然人和企業不同,不能說個人破產之後就將自然人終結了,因而對於個人破產之後的處理,才體現出個人破產製度最鮮明的特點。

應當看到,個人破產製度確實有利於普通的自然人。雖然說欠債還錢天經地義,但在沒有個人破產製度的情況下,債主可以無限制的追究債務人的責任,讓其終生為債務所累。更有甚者債主還會採取各種灰色手段,鬧得債務人的家庭雞犬不寧,讓債務人猶如驚弓之鳥,直致釀成家庭慘劇,嚴重影響社會穩定和社會和諧。尤其是隨著社會的發展,自然人和家庭參與投資等經濟生活的比例日益提高,由於貸款造成個人資不抵債的情況更是時常發生。在這樣的社會背景下,如果放任這種無限制對個人追繳債務的情況,無疑會造成嚴重的社會問題。個人破產製度恰好能夠斬斷無限追債的鏈條,讓債務人能夠從無盡的債務泥沼中解脫出來,並讓他能夠有機會重新開始生活。因此有人總結了個人破產製度的優點:其一,給人重新開始的機會,鼓勵創業;其二,降低社會負債率,降低金融風險;其三,終結債權債務關係,解決執行難。

但如果個人破產存在缺陷,導致其產生制度異變,不僅僅會損害債權人的利益,更會在整個社會造成道德風險,本末倒置。實際上,這也是立法者遲遲不願意出臺個人破產製度的最重要原因。首先需要明確說明的是,個人破產並非意味著欠債不還,而僅僅是對無法償還債務的部分減免,更重要的是這種減免是存在前提的。雖然不能如企業破產那樣直接消滅自然人,但為了減免這一部分債務,法律會要求在一定的期間內,對債務人的收入支配和生活進行嚴格的監督和限制,除開必要的基本生活支出以外,其他所有收入都被用於償還債務。另外並非所有債務都能減免,如果債權人能夠證明債務人屬於惡意欠債,即明知無力償還但仍然在維持基本生活以外借貸的,不能免責。應當說,在這段期間內債務人的個人以及家庭生活是極為不便的,某種意義上也可以視為對破產債務人的一種懲戒,督促其以後能夠更加理性的參與社會經濟生活。此期間經過之後,債務人才會真正免除剩餘的債務,恢復正常的生活。

更重要的是,不能讓個人破產製度成為逃債的工具,避免出現債務人先通過種種手段轉移財產,然後宣告破產從而擺脫債務,嚴重損害債權人利益的情況。這就要求個人破產製度必須和完善的個人信用體系以及個人財產統計制度相結合。前者是對破產債務人的一種事後懲罰措施,自然人每一次宣告破產都會在個人信用上留下不良記錄,這樣其破產次數越多,參與社會經濟活動的阻礙就越大,以避免債務人頻繁的使用個人破產逃避債務。後者則是對破產債權的保護措施,首先能讓債權人瞭解債務人的償債能力,其次防止破產債務人隱祕財產或者在宣告破產之前積極轉移財產逃避債務。

不難發現,個人破產製度能否發揮其正面的效用,完全取決於相應的破產監督、個人信用以及財產記錄體系能否跟上。有則皆大歡喜,債務人能夠脫離債務的泥沼,有機會重新開始生活,而債權人基於強大的制度監督,也能夠保證自己的債權大體實現。如果沒有,唐突的出臺個人破產,則極易推動社會墜入道德崩潰的深淵,人人都可以輕而易舉的通過破產逃避債務,社會信用和社會道德也就無從談起。因此,個人破產究竟是蜜糖還是毒藥,全看立法者給出什麼樣的套餐了。

21君有話說:

你又如何看待個人破產法呢?你覺得應該從哪些角度來繼續完善相關規定?

相關推薦

旋风视频高清影院
高清大片抢先观看, 巨量影视资源免费全家看!